經理人廣告

周航:未來十年的創業選擇

2020年05月28日 11:18

達觀是一種平衡的態度。一方面,我們的確要做一種前所未有的選擇,那就是一定要為最壞的局面做準備,特別是對創業來說。同時,要在“?!敝信吹健皺C”。

文/周航(順為資本合伙人)

10年前我們那一撥創業者,都是仰望美國、硅谷的追隨者,那個時候很多業務都是從Copy to China開始的。我算是當時那個時代很少數不是Copy to China的創業者。

我們發展得很快,體量也很大,開始覺得不管是業務規模,還是公司的估值、融資額、影響力,能快速追上美國,跟他們平起平坐。到了后來,我們內心不自覺有一種驕傲感、領先感,甚至有了自己所謂的新四大發明,新四大發明中除了高鐵,全都和我們這10年的創業有關,比如共享單車、電商、移動支付,我們覺得已傲視全球了。

當我們開始出海,把模式復制到東南亞、印度、印尼,感覺已經是世界上最領先的。我們的心態在10年時間中發生了這么快速的變化。

那個時候,每年到納斯達克上市幾家公司就覺得已經很牛了。到今天為止,排隊準備去美國上市的還有五六十家公司。這在過去簡直是不可想象。

過去,我們認為一個創業公司IPO了,就像迎娶白富美一樣,走上了人生巔峰。實際上,到了今天,很多公司上市了,不是從此走上人生巔峰,甚至更悲慘。特別是去年和今年,上市的港美股可能有不到二百家,但大量公司的價值比一級市場低。

我們也出現了批量性制造所謂的獨角獸公司,過去叫獨角獸是因為鳳毛麟角,現在卻是一批一批的了,然而這些公司估值卻在下降,融新的資金非常困難。

所以,我們不得不承認一個現實,不管是已經上市的公司,還是沒有上市的公司,身上都沾滿了泡沫。

用達觀態度看待危與機

我作為親歷者,從2010年移動互聯網那一波開始,非??焖俚嘏畈蛏?,整個國家的宏觀也是如此。到了最近,大家隱隱約約感受到一種拐點,好像氛圍不一樣了,是不是業務的成長性沒那么好了,融資沒那么順利了,估值好像也不怎么樣了。

我們心中有一點感受,但是又不愿意接受,這到底是一個短暫的調整,還是說時代真的變了?我個人更傾向于可能這不是一次短暫的調整,不是說有了5G、IoT、AI等新概念以后,我們就迅速會迎來一個比移動互聯網更大的新周期。從宏觀上來講,有的人說叫不確定,有的人說叫低速,我更愿意用一種更殘酷的表達:這可能是一個衰退的周期。

這意味著在未來的10年,我們再想創業的話,可能就是一種新命題。如何在衰退的周期里去創業?這個問題有很多爭議,有一些悲觀的說融資不好融了,宏觀經濟也下滑了等等,也有很多創業者、投資界的人士本能性地選擇了樂觀,他們說一個創業者怎么可以不樂觀呢?

我們在悲觀和樂觀中爭論,似乎也沒有一個終局和答案,是不是有可能可以選擇一個樂觀、悲觀爭論之外的,一個新的態度:達觀。

聽起來很玄,達觀是既不要盲目地選擇樂觀、僥幸,對未來的假設、選擇都是基于一種樂觀的態度來做判斷,當然也不要悲觀,不要什么都不做。

我覺得更應該是一種平衡的態度。一方面,我們的確要做一種前所未有的選擇,那就是一定要為最壞的局面做準備。特別是對創業來說,比如融資真的沒有那么好融,還要繼續像過去的節奏一樣燒錢再燒錢嗎?

還是說只要業務還在快速的增長,我們的成本不需要調整,管理還可以繼續那么粗放。我們是不是要為那些最壞的局面做好準備?

同時,要在“?!敝信吹健皺C”。大家總說融資不容易,但資本只是資源的一種,還有其他很多資源。衰退的周期反而很多資源都會過剩出來,我們要看到衰退時期的新資源、新機會、新模式。

比如,房租是不是可以給我們便宜?人的成本是不是回歸正常?別人都投不起廣告了,可能廣告就會大量地便宜下來,甚至他們會免費贈送給未來可能成長起來的幸運兒。

巨頭們過去做了很多戰略投資,從去年的投資數據,可以看到巨頭們對戰略投資的看法和整個策略發生了根本性變化。

很多戰略協同性沒有那么強的項目,甚至不投了;過去投的公司,如果沒有戰略協同性他們有可能會賣掉或者并掉。

我們應該努力看到,在這種衰退周期里面很多存量的資源以及巨頭們新的選擇,這些都可能是整合新資源的機會。

忘卻成功向失敗學習

我們應該忘掉那些仰望的成功、追逐的神話,忘掉夢想中的巔峰時刻。忘卻,會讓我們擁有更大的自由,這的確是我們這一代想創業、正在創業路上的人最大的優勢,很多成功人的問題是,成功讓他們有了更多的自信,他們就總想復制自己的成功,有了自己的路徑依賴,老想守護自己的邊界。

當他們擁有了一切,貌似很強大,實際上這些擁有的東西也就成為了障礙,他們沒有辦法或者不愿意相信和自身方法論不一樣的新思考,他們不愿意踏入他們不熟悉的新的陌生的領域,他們不愿意嘗試未曾成功過的方法。所以忘卻,才能更好地前行。

如果真的想學習,不要向成功學習,而要向失敗學習,尤其是向自己的失敗學習。

學完后,我們會更加尊重規律,對未來的創業之路不心存僥幸、妄念,而是更加地順勢而為。

那么下一個10年的創業,應該如何開始呢?我們和極客公園一起創辦了一個全新的項目——創始人工作坊,這不是一個商學院,也不是創業課程,更不是什么企業大學,主要針對那些真正有創業的真實想法的,但是還沒有真正開始創業的準創業者,幫助他們一起做實戰的推演。我們希望能夠在過程中加速準創業者的成長,在過程當中發現未來的企業家。

我在這兩年的投資過程中,一直在想,如果當年創業的我,遇到今天投資的我該有多好。

當年創業的我犯了很多錯誤,這其中不僅僅是自己的能力問題,如果我能夠跟一個真實的人暴露我自己真實的弱點、困惑,能夠有一個人真正地陪伴我成長,會是什么樣?每個人在一個事情中間的時候,總是會有證明自己是對的心態。我非常希望有一個理性的、外部的人,他跟我站在同一個利益的立場,但是跟我以不同的視角對話,如果有這么一個伙伴,我一定會少犯很多錯誤,或者犯錯后很快走出來,創業的過程可能就會走得更好。

后來,我們就試圖搞出一個全新的模式,組織了幾十位創業者,他們帶著自己的創業合伙人,一起打磨、探討,不斷地調整自己的創業項目。

建立與創始人的關系

大家都在談投資就是投人,問題來了,到底怎么識別、發現、判斷一個人呢?像我們現在聊項目,無非就是帶著創業的想法或者產品,到一個投資機構聊一聊,再聊幾次就差不多能做出一個判斷。但是這種短暫的點狀接觸,實際上對人是很難有真正的判斷的。因為偶爾的那一面印象非常主觀,甚至偏差值非常大。

還有一點很重要,雖然很多時候有了投資關系,成為了創業者的股東,但是和創業者本身沒有建立信賴的關系,沒有成為真正可以陪伴的伙伴,他有什么話可以跟你說,你有什么話可以跟他說?這種關系需要一個過程來建立。我覺得對人的認識,跟人關系的建立都需要一個過程,我們需要一個彼此陪伴的過程來發現真正的創業者。

目前,通過兩期的打樣,我們初步建立了一種新的模式,每一期免費申請、招募20位創業者,8?10個項目,而且我們特別主張創業者和聯合創始人一起來,我們共同用3個月的時間,經過8個模塊的實戰,7個全天陪伴、1次真實路演,最終如果我們決定選擇陪伴他,會馬上幫助他開啟一段真正的創業路。

這就是我們目前做的事情,也是我個人對未來10年的期望,希望我們上一個十年的經驗、教訓、幾十年以來對創業形成新的認知,能夠通過資本的方式帶到下一個10年,能夠幫助寒冬時期、衰退周期中真正想創業的創業者們走得更好,開啟一段更有價值,并更值得用生命陪伴的下一個10年的創業。

*本文首發于《經理人》雜志2020年05月刊

  本文來源: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:sinomanager-He
鄭重聲明: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(版權及商務咨詢:[email protected]
河北11选5前三直连号技巧